脑补的三重境界

第一重——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补自己
第二重——我补的山就是你的山,我补的水就是你的水——补别人
第三重——山是你补的,水是你补的——我没补

下文原由知乎的张佳玮借红烧肉解释参禅的三重境界。我借来一用,稍作变化解释脑补的三重境界,特此注明!

一开始,你吃过许多红烧肉了,自己也做过了。你看见一盘红烧肉,就会下意识的考虑:这是五花肉还是肋排肉?这红色是炒的糖色还是老抽上的?八角分量如何?是不是下了桂皮?这肉煎过没有?是炖的还是蒸的?这盘肉在你眼里支离破碎,分成无数细碎点了。甚至你还会情不自禁的去分析:这地方产猪吗?如果不产猪,猪肉是哪来的呢?下厨的阿姨手脚干净么?用什么方式刮猪皮上的毛呢?……

后来,随着你的脑补一遍遍加深,红烧肉在你眼里就是无数细碎点了。别人在吃红烧肉,你就会觉得那哪是红烧肉阿?别人一脸懵逼。于是你解释,这是五花肉还是肋排肉?什么,你不知道?不知道什么肉你就当红烧肉吃?这红色是炒的糖色还是老抽上的?什么你又不知道?你不知道糖和老抽的做法是两样的吗?八角分量如何?是不是下了桂皮?这肉煎过没有?是炖的还是蒸的?什么你都不知道?你傻啊你?我跟你说这不是红烧肉。这地方产猪吗?如果不产猪,猪肉是哪来的呢?下厨的阿姨手脚干净么?用什么方式刮猪皮上的毛呢?……

最后,你也想叫一盘红烧肉,店家给我来一盘红烧肉。店家刚张口,你就说店家你是不是想问上五花肉还是肋排肉?放糖还是放老抽?八角分量如何?是不是下桂皮?肉要煎的还是炖的还是蒸的?要哪里产的猪肉?下厨的阿姨要不要先洗手?用什么方式刮猪皮上的毛呢?……你的这些问题我早就有答案啦,该是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方是中华料理正宗红烧肉也。店家愣了半天,客……客官本店是卖五金的……

这里的红烧肉可以替换成其他许多词。

大致如此。

都说魁拔是宣传的错,宣传又是谁的锅?

说魁拔宣传不够,换做你来做广告策划,你怎么宣传魁拔?卖点是世界观还是画面?

网上搜了下伊大几年前的评论:在影片上映前,我注意到同时出现了三个宣传口径:
1儿童电影魁拔2六一上映!
2合家欢电影魁拔2,适合50后~00后一齐观赏!
3青年向动画魁拔2,逆袭一切低幼动画!!
结论:【儿童向+青年向=合家欢?】

说它儿童向吧(主角定为八岁),它的剧情儿童无法理解。说它青年向吧(影射现实),这么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四的悲情、悲愤、悲壮,都快虐成狗了,让这个快餐时代的青年怎么看得一个酸爽。说它合家欢吧,孩子一脸懵逼问家长,他们为什么要打,谁是好人谁是坏蛋,家长也是一脸懵逼。

魁拔一时田博的设计原型是:一个本来就是精英的主人公,出于不同的原因落为草根,之后展开追寻自我的旅程。魁拔二时,王鹏举的设计中心是:在一个精英面前草根的魅力是什么。我们一定把精英塑造得非常精英,他一贯正确,无懈可击。但最后他欣赏草根,草根的非理性里有些审美的东西打动了他。魁拔三时,王川说:延续前两部,它讲的是一个跟命运有关的故事,一个有异能的少年的故事,一方面是他的成长,另一方面是他在成长过程中所经历的敌友关系的纠结。

然并卵。这些或许有很精彩的一幕一个章节一段高潮,却不足以支撑起一个故事的主线。精英依然是精英,草根依然是草根。哪怕主人公草根最后踩在N个草根的尸体上觉醒为精英,他还是不容于别的精英,他还是会再次被打落为草根,而这次他甚至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是战是和。哪怕有精英欣赏了草根,那不过是一道转眼的风景,就像城市里待久了喜欢去农家乐,但她不会就此留在农家一样。草根总是在成长,草根总是在纠结,但草根这样下去注定还是草根的轮回。

宣传是软肋不假,但造成宣传是软肋的原因,并非表面上的宣传不力,而是内功不够。大家都知道魁拔的信息量很丰富,但是编剧就是讲不好这个故事。这当然和编剧们像韭菜一样割了一茬又一茬有关,更要紧的是,编剧们自己也不知道要抓住什么主线去讲这个看上去很丰满实际上却很逆反的故事。而对此最后把关的导演认为主线就是命运,而且这部打着国产旗号并意图比肩国际水准的动画,初衷本就不是单单面向国人的——最初我就是在想如何把一个故事讲得全世界的人都感兴趣,而且能听懂。对于全世界的观众来说,中国人感兴趣的那些他们未必感兴趣,比如买房、买车这些很现实的东西,可能他不感兴趣。而命运这个东西,是人们都逃不脱的,不管你穷还是富,生活在中国还是外国,是农民还是工人,你每天都在跟命运关联。

然而,这如此被刻意安排的命运是否就真能提起观众的兴趣了呢?这个答案早已尘埃落定。当你错过了等你的人,那是命。当你遇到等你的人却没有相认,那是命。当你遇到等你的人没有相认,纳尼你竟然或直接或间接地把他他她都杀了?!好吧那还是命,命运多蹇的命,蓝颜薄命的命。那你该如何觉悟又如何自处该如何面对过去又如何面对未来?这样的安排如果没有后期大手笔的补救,仅仅就是为讲一个故事而讲了一个不知所云的狗血故事罢了。哦不,如果狗血的意思是老套的话,这个故事实在是太不狗血了,它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不妨称之为猫血的故事吧。

魁拔创作时很注意细节,这很好。但是,在整体上在高屋建瓴这个层次上,它的失分却很大。它可以是个很好的故事题材,却缺少一个好故事的灵魂。什么是好故事?能让你感动甚至哪怕仅仅引起共鸣的故事。不谈伟光正啥的主旋律,就说能带给观众什么样的感受,看了能有什么样的收获?快乐?希望?热血?温馨?还是哪怕搏之一笑?

从网上爆出的有限的几次采访报道和已出的三部曲电影看来,制作方时不时地出现自相矛盾的想法和做法,导致了观众无所适从,而作者恐怕自己更无所适从吧?至于设定中无法解释的坑就不用在此多谈了。

他们反对简单流却又让两部电影重复一个模式;他们反对低龄向却又让角色装逼卖萌;他们否定打怪升级却又搞内耗自虐;他们否定正邪之争主要矛盾却又不可调和。他们期盼观众共鸣而共鸣的却成了非主流;他们欢迎角色代入而代入的最后只剩下沉重和遗憾;他们标榜全年龄段观众都能接受却到处不受待见;他们以为只是叫好不叫座却渐行渐远连叫好声都低落了下去直至无限延期和遥遥无期。

一方面,在王川看来,”蛮吉觉醒为魁拔后,如今的战友与敌人全都反了过来,这才是真正的痛苦,才具有审美价值。而现实中,人们往往囿于生活的琐碎,陷入“功名利禄”,因种种不必要的痛苦放弃了真正的思考。让人思考,这也是他眼中动画片的价值所在。另一方面,王川又表示,在《魁拔3》里,他就试图加入真人影片里的爱恨生死等情节,更加接地气。这真的很让人思考,又接地气又非常人的这种真正必要的痛苦到底需要怎样一种审美观来支持它的价值?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矫枉过正,一厢情愿。如果说观众对玛丽苏式的人设已经深恶痛绝,蛮吉这个角色可谓开创了逆玛丽苏角色的一代先河。我们不妨就称呼之为苏丽玛·蛮吉·魁拔六妖侠的猫血故事吧!

Ubuntu学习笔记135-FullCircle第115期摘要

1、mkv转mp4
ffmpeg -i -codec
copy

2、面向对象ANSI C:
https://www.cs.rit.edu/~ats/books/ooc.pdf

3、goo.gl的URL后加+获得更多有关链接的信息。

解开SQL Server单数据库死锁

今天误触了使某个数据库离线的操作,导致事务在该数据库死锁。该数据库既不能返回在线状态,又无法访问。不想重启整个数据库引擎,于是搜得以下解决方法:

1、查看哪个进程SPID在连接改数据库
EXEC sp_who2

2、杀掉该SPID
Kill

3、将该数据库恢复在线状态

启用SVN修改日志功能

网上流传的多数方法是:

在服务器端的代码库根目录下,将hooks\pre-revprop-change.tmpl,复制为pre-revprop-change。
mv hooks/pre-revprop-change.tmpl hooks/pre-revprop-change

将其中内容写作exit 0(表示允许修改)。
vi hooks/pre-revprop-change

内容为
#!/bin/sh
exit 0;

然后退出VI,赋予文件执行权限:
chmod +x hooks/pre-revprop-change

但是这些还不够!还要修改用户和组(如果你是用root用户执行上述命令的话)。
chown apache pre-revprop-change
chgrp apache pre-revprop-change

还不够!!如果你是SELinux的内核(比如CentOS),还要修改文件的安全上下文。
chcon -t httpd_exec_t pre-revprop-change

五律-回圣玉

五律

圣玉

行行行又止,怅怨北风凉。
仰叹青天远,俯怜黄叶伤。
残杨枝若骨,斜日影如霜。
世事携云散,心随三径荒。

亦忧

止止止还行,偏逢雨后晴。
经年漂布市,一阕到燕京。
俯仰多惆怅,沉浮自纵横。
它朝晴又雨,就向雨中行。

Ubuntu学习笔记134-FullCircle第114期摘要

1、inxi:获得硬件信息的脚本包

2、终止进程
killall -s STOP ‘progam name’

3、继续进程
killall -s CONT ‘progam name’

4、使用curl下载(Pascal语言)
hCurl:= curl_easy_init;
if Assigned(hCurl) then
begin
curl_easy_setopt(hCurl,CURLOPT_VERBOSE, [True]);
curl_easy_setopt(hCurl,CURLOPT_URL,[URL]);
curl_easy_perform(hCurl);
curl_easy_cleanup(hCurl);
end;

5、在goo.gl后地址加上+可以看到转向的实际地址和统计数据